好得令人難以置信:三比特投資者所經歷的慘痛教訓

我們的目標不是許下空頭承諾,也不是自稱自己是最好的。有些人甚至認為我們的投資哲學有些老套。

我們的優勢及價值在於我們對决定投資的股票進行了深入細緻的研究。每一個决定都經過了深思熟慮的審查。囙此,我們相信,我們的風險水准遠低於大型銀行所聲稱的大多數風險狀況。我們的資產是流動的,可在交易所交易。我們既不使用杠杆,也不採用“時髦”的金融衍生品。我們也不介意有時將資產轉換成現金。

您也許遇到過,那些喜歡炫耀自己有能力發現好的交易的投資者、“發掘”新的投資通路或者掌握了投資必殺技的幸運兒。

“我找到了在市場套利的方法。絕對穩賺。”

“這項業務有政府做後盾,我瞭解這個行業。絕對不可能失敗。”

“我和創始人是朋友。他會以特殊的管道讓我入股他的公司,為今年晚些時候的IPO做準備。”

聽起來是不是很熟悉?正如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所說:“只有當潮水褪去時你才能發現誰在裸遊。”看來,潮水正在褪去中。

約翰(John)的故事:外匯的潛在風險

就在上周,我們投資者的一比特朋友“約翰”,向我們展示了他在一家私人銀行的投資組合。他的經紀人告訴他有一個需要追繳保證金的通知。約翰向我們尋求建議。

查看了最新的銀行對帳單後,他告訴我們,幾年前他第一次開戶時,銀行建議他購買萬能壽險(Universal Life Insurance)。保額為1000萬美元,保費約為350萬美元。然而,他只需支付100萬美元現金。

銀行將把餘額借給他,用以支付保費,這樣他就可以將自己的其他現金留出來投資。他覺得這筆交易太好了:100萬美元換了價值1000萬美元的保險!

囙此,他能够從銀行貸款250萬美元,銀行進一步建議他購買債券和共同基金的投資組合。

隨著美元利率上浮,約翰的貸款利率超過了3%。他當然對高利率不滿意。他的經紀人抓住這個機會,建議他將美元貸款轉為瑞士法郎和日元貸款,這兩種貸款的利率都只有1%左右。

注意,這是許多人沒有意識到的問題。如果您從美元貸款轉為瑞士法郎或日元貸款,那麼您就會面臨匯率風險。此外,他的經紀人還向他介紹了外匯衍生品,約翰不僅可以對沖自己的風險敞口,還有可能獲得更多的盈利。

不可否認,約翰迷上了外匯,一開始他很高興賺了一些小錢,他認為外匯是流動性高,風險低、波動小的投資工具。在他的經紀人做出幾次正確的判斷之後,他認為應該繼續堅持。

正如您可能猜到的那樣,即2020年3月,當美元相對他持有的無數結構性產品走强時,銀行要求他支付更多現金,讓他不知所措。

約翰的故事讓我想起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的另一句名言。換言之,投資與奧運會跳水項目真的不一樣。在奧運會跳水項目中,特技動作越難,回報越大。

實際上,在投資時,如果您從池邊乾淨利落地潜入,回報也是一樣高的。

保羅(Paul)的故事:動盪時期的債券指數基金

去年年底,我們結識了另一比特潛在客戶“保羅”,有意邀請他投資我們的基金。保羅是一比特保險代理人朋友的客戶,也是一比特成功的商人,他最近賣掉了自己的生意,得到了一大筆錢。

在整個交談過程中,保羅一直在重複他是多麼的厭惡風險,他只在回報有保證的情况下才投資。他非常相信債券,尤其是那些有政府做後盾的公司所發行的債券。

保羅投資了一家著名的全球收益債券基金,該基金在過去兩年的年收益率超過了10%。經進一步詢問,我們瞭解到,除了他向該基金投資的50萬美元外,他還向銀行貸了100萬美元,共計150萬美元。可想而知,他的投資在今年頭的市場狀況內是遭遇如何的下場。

彼得(Peter)的故事:即將上市

另一個故事是關於我們自己的投資者彼得。他投資了一家原本打算於2011年上市的新加坡公司。彼得說因為他和創始人過去經常一起去卡拉OK酒吧,他們就像兄弟一樣。因為他們是兄弟,作為友誼的象徵,他得到了公司的一部分股份。

當這位創始人拉攏了一比特前高盛(Goldman Sachs)的高管準備IPO時,彼得被迫出售了一大筆積蓄。朋友告訴他,一旦上市,他的回報將是其資本的5至10倍。

結果呢?IPO從未實現。彼得一分錢也沒有拿回來。

正如這些故事所證實的,承諾及相關的風險形形色色,但也有一些共同點。囙此,要始終謹慎瞭解自己的風險狀況才能做出明智的選擇。除了分析風險–回報的實際情況,並在投資前進行盡職調查之外,問問自己:我能承受波動性嗎?我能够負擔得起投資嗎?那麼,我還需要投資嗎?

請切記,如果好得難以置信,就可能不是真的。天上是不會掉餡餅的!

分享在 email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